此身为剑之骨 钢铁为身 而火焰为血 血潮如铁 心如琉璃 手制之剑已达千余 。纵横无数战场而不败 不为死所知。未曾一次败退亦不为生所知。未尝得一知己 曾承受痛苦创造诸多武器 其常立于剑丘之巅,独醉于胜利之中 然而,留下的只有虚无。故此,此生已无意义 故如我祈求,无限之剑制 则此躯,注定为剑而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