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有稍微尝试过翻译就知道,翻译这项职业的辛苦之处。读懂外国语文只是基本功,要将外语转换成通顺达意的本国语才是一大考验。更别说当地方言或该国特有的文化等等,每天都有不同的挑战在燃烧翻译们的脑细胞。法国漫画出版社Ki-oon,日前便透过东京办公室代表,分享一篇有关法文版漫画在翻译上遇到的种种难题。

法国漫画出版社Ki-oon旗下翻译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不清楚角色性别令翻译超困扰

由于日语没有明确的女性形・男性形・复数形・单数形,因此常常会搞不清楚这个角色到底是男是女?对话中指的伙伴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?遇上作者不明说性别的角色也十分为难,例如进击的巨人汉吉。

▼纳拿巴的性别也是粉丝常讨论的点之一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另外也有发生过因为日法文化差异的关系,不得不改角色名字的案例。『FAIRY TAIL魔导少年』中的猫咪夏璐璐,性别虽然是雌性,但Charles(シャルル)是法国传统男性名字,后来在取得原作者的许可下将名字改成女性的Carla。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找不到对应的单字

在翻译《黄金神威》这部舞台为明治末期北海道漫画时,更是令翻译一个头两个大。因为故事❤现的虾夷地域名、植物名、动物名等都是字典里没有的单字,进行翻译必须先耗费一番时间与精力研究当时的文化背景。最后关于植物和动物这部分,只好从拉丁语找出最接近的单字。不过阿伊努语「hinna hinna」就可以保持原汁原味出现在法文版中!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日本漫画的拟音也是另一项难关

因为法文中几乎没有相对应的拟音,只好用其他名词或动词来翻。

「しーん」:「silence」(沉默)

「あせ あせ(冷汗直冒)」:「panique」(惊慌)

「にこっ(微笑)」:「smile」

就算制作了将近十页的拟音对照手册,但还是完全不够!可见日本的拟音文化果真是博大精深…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《法国翻译的心声》从方言、拟音到角色性别都很烧脑细胞

翻译真是个伟大的职业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各国的翻译都辛苦了!

0
  1. :wsm_申请通过,欢迎回到寂月神社!2: 他国转化成本国语言很难的,就好比,方言和母语

  2. DIO这图我收下了。大家记得去秦城看我,我有事先走了,。